演出前被預告新加坡觀眾的反應會比較溫

我站在側台standby,清楚的感受到

站在舞台上的人是多麼的需要熱烈的掌聲熱烈的回應

後來連續聽到有人說,他們聽了起雞皮疙瘩

說聽了都哭了

我想如果他們沒有說出來

這份感動是不會被知道的

因為眼淚沒有聲音

 

而站在舞台上的人總是不安

因為不安所引發的舉動

有時讓人迷失

 

不管是戲劇或者歌唱的舞台

站在台上也在台下觀眾席的我

常常看到許多為贏得掌聲所做出的“出軌”行為

我十分明白那其中的不安有多麼的難以控制

甚至難以抉擇

 

於是,我必須常常提醒自己放下所有的企圖與目的

提醒自己放下經驗以及預設立場

提醒自己,在當下

誠懇的在每一次的角色裡

而一切,會像李屏賓說的

答案已經在那兒

(來自電影   乘著光影旅行)

 

不管是眼淚或者是掌聲

其實都不是舞台上的人應該期待或擔心的

因為熱烈與共鳴不是只有一種方式

 

每一件事物都有她自己的生命

都有她要去的地方

 

正因為不安難免

才讓我更欽佩那些有著堅定眼神的朋友們

在急就章與便宜行事的快速環境裡

在娛樂效果與宣傳導向的集體意識裡

如何艱難又謙卑的行走著

 

如今再回想

我仍然覺得新加坡的觀眾是熱烈的

站在舞台上四個不同特質的歌手

也讓我覺得很美妙

 

回台北的飛機上

我認真的回想此行的前三名

幾乎都是因事件所延伸的討論與思考

還有印象深刻的是工作人員的細心與認真

聽說這個場地的音響很難做

但當音響工程師交給我麥克風與耳機時

我幾乎沒有什麼需要再調整的

那是工作人員的專業與負責任的態度

 

而整個行程中,我聽到最美的一句話是

在我抵達新加坡的第一個晚上

半夜突然出現巨大的不舒服,狂吐了2個多小時之後

第二天從台北傳來的問候中,出現的“ 慈悲“ 二字

 

謝謝上天給我如此美好的禮物

謝謝新加坡的觀眾動人的歌聲

 

寫在新加坡之後

全站熱搜

wanfa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