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坐在舞台的邊緣

面對著一波一波從昏暗處湧上的熱切

我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單薄與渺小

親愛的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處何世了

又面對著什麼樣的關係

於是我忘了妳你點唱的那歌

忘了一直想要說的那話

我空洞得被帶著走

然後你們的臉龐穿越過我的空洞

你們的眼神話語穿透了我

我空了

空得不知道要唱要說。只是看著聽著

我輕輕嘆息        無。法。言。語。

而你不會知道那一刻

我渺小得幾乎不見

wanfa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